林建华转任北大校长 曾为重庆大学宿舍安空调获

林建华转任北大校长 曾为重庆大学宿舍安空调获

时间:2020-02-12 10:0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2015年,原浙江大学校长林建华将迎来60大寿。距离羊年春节还有三天,在北京大学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上,中组部副部长潘立刚宣布:林建华担任北京大学校长,免去王恩哥的北京大学校长职务,另有任用。

林建华是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高密同乡,社会期待着,他将会给北京大学带来什么样的新改革。

曾是北大校友 主管学科建设长达8年

林建华,理学博士,有27年光阴是在母校北大度过。 1978年,他进入北京大学化学系学习,1986年起留校任教。林建华对北大非常熟悉,先后在北大获得化学系学士、博士学位。

1988年12月至1993年6月先后在德国Stuttgart的Max-Plank固体研究所和美国Iowa州立大学化学系和Ames国家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,研究领域为无机固体化学和无机材料化学。

1993年,他回国后在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任副教授,1995年任教授;1998年6月至2002年4月任北京大学化学学院院长,2001年4月任校长助理,2002年2月任教务长;2002年9月至2004年12月任北京大学副校长兼教务长;2004年12月至2010年12月任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兼教务长。

在北大任副校长和教务长时,他曾主管北大的学科建设达8年,而这段经历为他以后在重大、浙大都特别重视本科一线教学奠定了基础。

在重大三年 安空调改制度学生力挺

2010年—2013年,林建华在重庆大学担任校长,并晋升副部长级。 他到重大后的一系列举措,很快让学生们称呼他为“林Sir”。他解决了重庆夏日高温寝室不易居住的问题,为大家装空调;接着又比肩沿海尽快增加多媒体教室,还为研究生每月提升生活补助,受到学生们的好评。

一直以来,林建华都将工作重心放到全校的学科建设和本科教育上,在重庆大学他也主导了一线教授必须在讲台授课,取消重大论文奖励制度,引进人才“千人计划”等各类改革。他还一家家一次拜访,促成了重庆大学、西南大学、西南政法大学等6所高校共同发起成立重庆市大学联盟。

不过,由于人才引进也带来待遇上的双轨制。被引进的新人实行预聘制,规定的预聘期为3~6年,只有通过严格的学术评价才能够获得永久职位。工资实行年薪制,待遇水平不输于沿海高校,而有别于原来老教职员工的月薪制。“待遇上的差别也多少让一部分人有看法。”他在重大力推的学部制改革也招致争议,《重大之殇》曾发布于网络抨击林建华的做法。 但在争议之中,学生们力挺这位校长,他说:““关于改革,容易走的路都是下坡路,向上的路都要爬坡上坎。”

在浙大两年 上任即受抨击 改革较为平缓

2013年6月,林建华出任浙江大学校长。空降浙大,网络上出现“与浙江大学、浙江无任何交集”、“学术造诣欠缺,无突出成果,非院士甚至不是长江学者”等几点理由。上述声明和公开信,其时间上的紧密先后关系,迅速发酵致舆论认为林建华调任浙大校长一事,遭到了浙大众多校友的直接“抵制”。

抵制风波虽然没有影响到林建华赴浙大履新,但还是给他带来了额外的压力。在上述浙江大学中层干部扩大会议上,林就曾以“卧薪尝胆,抗负压力”形容其心境。当时的媒体认为,林建华面对的是一个比重庆大学复杂得多的新摊子。

对于大学去行政化的问题,林建华认为这是很难的。“行政化的形成是一个体系,对大学的管理是一个行政化管理。如果去行政化,把级别去掉了,将来的任命可能就采取聘任的办法来做了。用招聘的方式,校长的责任和任务、工作方式就不一样了。比如老的校领导,优秀的教授组成一个委员会,当然教育部可以派人来,参加这个聘任的过程。也就是说利益相关者,都能参与去选择。”

他在浙大的两年,改革力度小于在重庆大学的时候,他的目标是:更加注重内涵发展,提高教师队伍的竞争力,把学术做得好更好,让培养的毕业生更受社会欢迎。

在四川谈大学梦 他看重制度与评价

2014年5月,北京大学校长王恩哥、浙江大学校长林建华、四川大学校长谢和平、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等四所知名大学的校长齐聚四川石室中学,和师生们探讨:“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”。

国际上对大学进行排位时,常用指标包括:科研成果和科研环境、知名度及榜单排名、师资力量及专业设置、学生成绩及社团活动、就业率、校风学风及文化底蕴等六项,4位大学校长对这些指标有了不同的排序。

4位校长对自己心目中的好大学进行描述,除了以上6个指标外,校长们还可自写指标,并对它们排序。虽然校长们对“好大学”的认识各有不同,但“就业率”、“学生成绩”似乎都是他们不那么看重的指标。

北京大学校长王恩哥的排序最为“老实”,6个指标中,他最看重“师资力量及专业设置”,他说,“好老师和好专业,对大学至关重要”。目前,北京大学正试点“小班课”,一个班仅15人,每个学生都能实现一对一的教学,课堂不是老师的一言堂,而是思维迸发的讨论场景,这对老师的素质和能力要求更高了。

浙江大学校长林建华思考时间最长,对于好大学,他特别增加了“制度、评价体系”这个因素,除了规定的六要素外,还自己增添了一项标准——制度评估。他将校风学风建设与制度评估分列一二位,师资力量及专业设置排在第三位。他认为成绩、就业率这些外在现象需要依靠内在动因。“好的制度和评价体系是成就好大学的必要保障”,而就业率的指标只是“良好的内部结构的外在呈现”,他把这一点放在了最后。华西都市报记者 肖笛 整理